蒸餾水與 ESPRESSO (四)
蒸餾水與 ESPRESSO (三)
蒸餾水與 ESPRESSO (二)
蒸餾水與 ESPRESSO (一)
心眼(四)
心眼(三)
心眼(二)
心眼(一)
桃園的殞落 (三)
桃園的殞落 (二)
桃園的殞落 (一)
甜蜜的遺憾 (三)
甜蜜的遺憾 (二)
甜蜜的遺憾 (一)
星期日:
小女子,多心事
星期二:
賽翁得馬
星期三:
未來未有來
星期四:
尋找寓言
星期五:
女兒喧
星期六:
刀劍若夢
星期六:
男人大全

心眼(三) 11/22/2004

良久,林世裕姍姍而至。

「丹怡,你這冒失鬼,怎麼會被汽車撞倒?」他語氣冷漠,沒半點關心之餘還氣惱地責怪她。

世裕雖然站在自己的身旁,丹怡卻感到他們之間彷彿有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。

「不是我冒失,是趙嵐把我推出馬路!」她氣急敗壞,竟然沒有人知道這是一宗謀殺,而非意外!

「趙嵐?」

「是真的!世裕......」她伸出手想去抓住他,卻撲個空。

「公司很忙,我得要先回去,明天再來看你。」他說罷便大步走出病房,對丹怡的叫喚充耳不聞。

丹怡看不見的,是林世裕憎惡的眼神。病榻上的她已變得如此不堪入目,簡直多看一眼都會令他翻胃。

他沒有再來醫院,丹怡受盡人情冷暖。

林世裕是嫌棄她了。一個追求十全十美的人,生活上點滴的瑕疵也會令他心生厭煩,試問又怎會迎娶一個瞎女做太太?

他對她的愛全建築在那完美無瑕的軀殼上,當這脆弱的軀殼不堪一擊地倒下,那份愛就驀地潰不成軍。

不知怎地,林世裕那一張俊臉在丹怡的心中漸漸褪色,甚至變得有點醜劣,久而久之,她就不再有所眷戀。

她失去了凡人的眼睛,卻有一雙心眼正在悄悄地成長。

宋醫生每天都來為她檢查,有時也會趁空檔時間來跟她聊幾句,他對這位病人似乎特別關心。

這天,他來替丹怡拆去頭上的紗布。

手術之前,她的秀髮已經全被剃去,紗布下的是一個光禿的頭顱,烙著兩條又大又粗的褐色疤痕。

一名資歷尚淺的年輕女護士不禁瑟縮一下,畏怯地把目光移開。

「傷口復原得很好,徐小姐,你不用擔心。待頭髮再長出來,疤痕就不會太明顯。」宋醫生溫柔的說。這些日子來,他親切的關懷已成了丹怡的精神支柱。

「謝謝你!宋醫生,可否從今天起叫我丹怡?」

宋醫生怔了一下,「當然可以,丹怡。」他也希望她叫他文捷,可是,在醫院堙A在眾護士面前,他要保持醫生應有的形象,不得不拘泥一點。

丹怡莞爾。她從護士口中知悉宋醫生是個其貌不揚的男人,然而,從她心眼投映出來的他,卻無比英偉。

不只是他,醫院堛漫狾麻暩@人員,都挺漂亮呢!


待續......




主頁 | 熱點專題 | e-Columns | 電子書小百科 | 免費下載 | 搜尋電子書 | 我的戶口 | FAQ | 關於博學堂
Send comments and questions about this site to webmaster@chinesebooks.com
2003 Chinese Books Cyberstore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