蒸餾水與 ESPRESSO (四)
蒸餾水與 ESPRESSO (三)
蒸餾水與 ESPRESSO (二)
蒸餾水與 ESPRESSO (一)
心眼(四)
心眼(三)
心眼(二)
心眼(一)
桃園的殞落 (三)
桃園的殞落 (二)
桃園的殞落 (一)
甜蜜的遺憾 (三)
甜蜜的遺憾 (二)
甜蜜的遺憾 (一)
星期日:
小女子,多心事
星期二:
賽翁得馬
星期三:
未來未有來
星期四:
尋找寓言
星期五:
女兒喧
星期六:
刀劍若夢
星期六:
男人大全

甜蜜的遺憾 (二) 8/16/2004

一年後,穎妤畢業,還考取到獎學金到英國進修碩士。而正翔就在一間規模龐大的地產發展公司找到了工作,二人無奈地為前程分道揚鑣。

出發前,一雙戀人難捨難離。

「正翔,我們的愛情會經得起時間考驗嗎?」穎妤幽幽的說。

他抓緊她的手,「你已經忘記了Sweet Dreams嗎?穎妤,我會等你。」

她看進他的眼堙A再次窺見到那一抹幸福的憧憬。

這叫她安心了,共同的目標,把兩口子的心牢牢的緊繫著;堅決的承諾,把她忐忑的心靈撫得平靜安穩了。

世事難料,沒想過,再堅決的諾言,原來都只不經不起風霜的快語,枉然的。

在美國,孤單的日子是何其寂寞苦悶,穎妤度日如年,每想到正翔,就更是牽腸掛肚,一顆心只有淒酸的份兒。

她惦懷從前那種被愛的感覺,那種被愛人守護的安全感。
因此,在這個時候闖進她生命的駿明,就猶如是漆黑中的一線曙光,冰寒中的一點星火。

他溫柔而體貼,在她最需要關懷的時候,提供了一個舒適可靠的肩膊。

至於正翔,也認識了一位頗有名望的建築師的女兒,不久更傳來婚訊。

他們都沒有怪對方,因為,大家都太明白,人在孤獨、空虛的時候,就會變得軟弱。

命運既要他們有緣無分,也就只得俯首聽命。

「穎妤,這兒風大,小心著涼。」駿明走出陽臺,把晨衣披在她的肩上,從後擁她。

此情此景,似曾相識,感覺卻迥異。

心境、年紀、人物都改變了,實難再激起那種刻骨銘心的旖旎。

她的心頭不期然泛起了一股罪疚感。

正翔的影子,一直都徘徊於她和駿明之間,令她無法全情投入。

仰起臉來,拜託疾勁的冷風把腦海堥漱@頁不該再存在的記憶拂走。

回來,就是希望放下那一頁揮不掉的記憶。

只想向自己證明,對這個曾經視為幸福歸宿的地方,再沒有半點緬懷眷戀。

然而,這又談何容易。

「假如你喜歡這兒的環境,我們可以每年都來度假。」駿明體貼的說。

穎妤輕輕的搖頭,「不,不喜歡。我只是慕名而來,但跟想像中完全是兩回事。」

她向他,也向自己撒了個謊。


這是一篇很動人的文章.它不單有獨特的風格,文采,和豐富的詞藻,更能反映現實生活(這不就是文學的價值嗎).是時下罕見的佳作.祝賀許逸儀小姐,並期待看到更多她的優秀作品.

梁佩詩
可讀數: * * * * *
Leung Pui-see patsy 2004/8/28


主頁 | 熱點專題 | e-Columns | 電子書小百科 | 免費下載 | 搜尋電子書 | 我的戶口 | FAQ | 關於博學堂
Send comments and questions about this site to webmaster@chinesebooks.com
2003 Chinese Books Cyberstore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