蒸餾水與 ESPRESSO (四)
蒸餾水與 ESPRESSO (三)
蒸餾水與 ESPRESSO (二)
蒸餾水與 ESPRESSO (一)
心眼(四)
心眼(三)
心眼(二)
心眼(一)
桃園的殞落 (三)
桃園的殞落 (二)
桃園的殞落 (一)
甜蜜的遺憾 (三)
甜蜜的遺憾 (二)
甜蜜的遺憾 (一)
星期日:
小女子,多心事
星期二:
賽翁得馬
星期三:
未來未有來
星期四:
尋找寓言
星期五:
女兒喧
星期六:
刀劍若夢
星期六:
男人大全

心眼(二) 11/8/2004

意外之後,丹怡陷入昏迷狀態,腦部積存了大量瘀血,醫生即時替她進行手術。

再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三天之後。

只是,她根本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夢是醒,模糊中聽見兩名女子從遠處傳來的談話聲,她嘗試睜開眼睛,卻力不從心,四周依舊漆黑一片。

她感到口乾舌燥,「水!」

霎時有急促的腳步聲從遠移近,同時也有緩緩飄遠的女子叫嚷聲:「通知宋醫生,病人已醒!」

兩個女子已經分道揚鑣。

毫無疑問,她身處醫院。

一隻溫暖的手輕輕按住她的手背,「徐小姐,很高興你甦醒過來。請你忍耐一下,醫生馬上會來。」是剛才在交談的其中一位女護士。

丹怡感到渾身乏力,連睜開眼睛也力有不逮,更遑論移動身體其他部位。

半晌,雜亂的腳步聲令她緊張起來,走進來的起碼有三個人。

「徐小姐,我是你的主診醫生宋文捷。你覺得怎樣?」他公式化的口吻中亦流露著一絲溫柔。

「口乾、無力、睜不開眼睛......」丹怡氣若游絲的說。

她沒有發覺到的,是自己的眼睛已經半睜著。

宋醫生輕輕歎了一聲,「徐小姐,對不起!這場意外令你失去了視覺。」

「什麼?」她寧願有事的是自己的聽覺。

她竭力提起抖抖簌簌的手輕撫自己的眼睛、臉孔。「有沒有毀容?」

「臉上沒有明顯傷痕。」

他身旁的護士瞄了他一眼,宋醫生這句話實在有點取巧。

丹怡的臉上雖然沒有傷口,一部份肌肉卻因神經線受到破壞而略為萎縮,一張俏臉看來有點扭曲。

美麗,離她遠矣!

經驗豐富的宋醫生,可以想像得到從前的丹怡是個如何絕色的美人。既然已經再看不見,何不撒一個美麗的謊言,給她留下一份珍貴的自信。

丹怡顯然鬆了口氣。或者,對她來說,一副秀色可餐的艷容比正常視覺還要可貴。

「還有什麼地方受傷?」

「腦部的瘀血已經清除,情G良好,只等待傷口癒合。雙腳有骨折,己經打了石膏,暫時不宜走動。但你別太擔心,我們遲些會替你安排物理治療,將來的行動不會受影遄C」他細心的道。

丹怡突然想起什麼似的,「我的婚禮......今天是......」

宋醫生望了望護士,護士溫婉的說:「婚禮暫時擱置,林先生已作出妥善安排,請放心。」

大家都很清楚擱置和取消是兩回事,卻沒有人忍心說出真相。

「他人在哪堙H為什麼不來看我?」她的精神開始緊張。

「徐小姐,你冷靜點。林先生曾經來過,只是你當時仍然昏迷。」護士耐心的說。

「我要見他!」不,她已經再不能看見他!

「好的,我立刻去通知他。」

待續......




主頁 | 熱點專題 | e-Columns | 電子書小百科 | 免費下載 | 搜尋電子書 | 我的戶口 | FAQ | 關於博學堂
Send comments and questions about this site to webmaster@chinesebooks.com
2003 Chinese Books Cyberstore. All rights reserved.